《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今天公布了

  • 时间:

【1亿条信息泄漏】

比如,“較重懲戒”對應的是“學生違反校規校紀,情節較重或者經現場教育懲戒拒不改正的”,“嚴重懲戒”對應的是“學生違規違紀、行為失範,屢教不改的,或者嚴重影響教育教學秩序的,或者有欺凌同學、辱罵毆打教師等惡劣情節的”。

禁區孩子有頑劣行為,老師就不會有出格的教導行為嗎?對此,此次征求意見的懲戒規則給老師的“執法權”也劃定了禁區。用白話說,主要就是不能打、不能罵,不能罰抄課文一百遍,不能搞“連坐”——那種一人犯錯、全班受罰。

這樣的分類施策,有利於教師在具體教務中,按圖索驥,對號入座,可操作性強。畢竟,如今的熊孩子,想法越來越多,“犯規”路數也越來越多,加上教育環境越來越複雜,懲戒措施能不細嗎?

標準教育在中國是個千年不衰的話題。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三字經里的這句話大家都很熟悉。直譯就是:光養孩子不教導,是父親的過失;教育不嚴格,是老師太懶惰了。

這是古代的教育理念,與今天的社會有些脫節。比如,今天在一些學校里,教育不能嚴格起來,不是老師懶,而是方法、路徑匱乏。戒尺打手板的方法不能用了,揪著耳朵訓的做法不能有了。

畢竟,當前的教育格局不是一天形成的,改善提升也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還得一棒接著一棒乾。

家長一開始沒怎麼在意,小孩子打打鬧鬧不很正常嗎?結果還有更嚴重的,這孩子還打老師,“如同家常便飯”,老師都沒法管。

一個西部山區小學,老師三五人,一人教好幾個班,能開齊主課就不錯了,至於學生調皮搗蛋,如何按照規則處置?叫家長?家長遠在外地呢。退學?那可不行,義務教育,強制性的。

教不嚴,師之“落”。什麼落?懲戒權的失落。因此,把懲戒權明確細化之後,正大光明地交回到老師手上,正是此次規則出台的關鍵價值。

道理並不深刻,但征求意見稿特地提出來,說明在實踐中能過這是一種比較常見的做法,反映了一些老師粗放的教育思路,糾正一下蠻好的。

有報道說,某學校的班主任想調個座位,都要經過家委會的討論批准,這事就搞複雜了,難道單純用身高、視力做安排座位的尺子不好嗎?更不用提在懲戒那些頑劣不堪的學生行為時,往往現在的老師都要瞻前顧後。

教育環境變了,要求教育方法也得與時俱進。此次對懲戒規則征求意見,說明國家在教育環境的營造上,力圖構築一套界限明確、可操作性強的規章制度。這一點,從懲戒手段的逐步升級上就能看出。

“因個人或少數人違規違紀行為而懲罰全體學生”的“連坐”法也被禁止,確實該是如此,比如幾個學生上課亂說話,老師如果罰全班,那麼一方面是不公平,一方面也會在同學間製造裂痕。賞罰明確,從來都是必要的,教育領域也如是。

征求意見稿按力度把懲戒措施分成三檔:一般懲戒、較重懲戒、嚴重懲戒。對應熊孩子不同程度的“含熊量”,從點名批評、罰站面壁,到打掃衛生、家長陪讀,再到停課停學、限期轉學,可以明顯地看出梯次和坡度來。

2018年7月,河南省欒川縣發生“20年後學生打老師”事件,打人者最後因“犯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正尋思著,《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今天公佈了。征求意見稿通過嚴格劃定的懲戒範圍和逐步升級的懲戒手段,給教師賦權,同時通過規定幾種“懲戒禁忌”,明確教師在管教過程中的責任邊界。

絮語上了歲數,島叔經常懷舊。想著自己上學那陣,老師在班裡很有威信,說什麼我們都聽。班裡誰欺負誰了,老師叫過來,聲色俱厲地批一通,再來一句“叫家長”,絕對能讓挨訓的同學產生五雷轟頂的感覺。 那會兒家長在學校基本沒有話語權,除了被老師叫來領孩子外,沒有插手教學事務的可能。哪兒像現在,大多數學校都搞了家委會。

所以,規章的制定,得把各地的差異性考慮進去,農村和城市、東部和西部、發達和落後,不宜一刀切,賦予不同條件地區不同的自由裁量權,似乎是更妥當的做法。

這樣精細化的懲戒規則,可以看出明顯的現實針對性,若能實施,當然是好事,公開信反映的問題可能也能得到有效解決。

家長話語權的提升,並不意味著教育的退步,而是隨著博弈的深入,家校合作變成了最優選擇,提升了對學生的教育效率,但家長較深程度介入的同時,也削弱了老師的懲戒權。

還比如說罰站抄課文。島叔小時候的班主任一生氣,經常讓寫錯的小朋友抄寫正確的字幾十遍,確實有效果,反覆抄寫加深了記憶和印象,下次很難再錯了。在島叔看來,這應該不屬於“超過正常限度的罰站、反覆抄寫”,而是一種必要的教育方式。

比如說不能打,征求意見稿是禁止這樣的行為:“以擊打、刺扎等方式,直接造成身體痛苦的體罰行為”。在生活中,我們能看到教師在懲戒中難免會發生肢体接觸的現象,也不必上綱上線,只要沒造成身體痛苦就行。

這兩天,一封公開信在很多家長群中流傳。

這些禁止項,從文本上看,在保證學生的正當權益不受侵害的同時,也沒給教師的具體教導套上僵硬的枷鎖,有靈活性。

最後別忘了中國有個國情,就是發展不平衡。教育領域也是,此次發佈的規則帶有明顯的城市色彩,針對的是教育資源豐富了之後才會列入待解決清單的問題。

教育部官網11月22日發佈《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

不過,這種交回是有限度的。單憑一個部門發佈的規則,單靠一個懲戒權的明確,能否真正改變現在老師不敢罰、學校不敢擔責、家長事兒多的局面,還需要繼續觀察。

公開信看完了,島叔就坐不住了:如果內容屬實,那麼,這樣的孩子就沒辦法治了嗎?怎麼不叫家長?怎麼不勸退?

更重要的是,精細化養娃推高了家長的關註度。以前家長會對老師說,我家孩子頑皮,您多說著點兒,不聽話就打。現在這樣的少了。有時候老師多說幾句,罰站一會兒,家長可能就會去告狀,結果可能是老師要受學校批評,重則丟掉飯碗。

信是北京某小學一位家長寫的,說是班上一位孩子行為持續反常,比如打同學,先是只打男孩,騎著打;後是一視同仁,女孩也打;先是一個人打,後是威脅同學跟他一起打。

意142名女性遭杀张晋晒蔡少芬vlog中国女排感动中国何炅睡三个小时云南洱海洗车罚款孙杨返回北京训练王源联合国发言盖茨答白岩松提问何炅睡三个小时生僻字影响保研江一燕道歉刘芮麟与粉丝聊天江一燕道歉安卓被曝严重漏洞比特币跌破7000美元网红阿沁刘阳分手隆多恶意犯规范丞丞扒李晨裤子库克带特朗普参观C罗与女友已完婚赵孟頫书法2.67亿江一燕别墅未审批张艺谋评价周冬雨特斯拉发布电皮卡成龙公布三部新片借游戏减肥63公斤范丞丞扒李晨裤子张艺谋评价周冬雨回应儿童自扇耳光王源联合国发言